流着奶与蜜之地

来源:三峡夷陵旅游网 作者:佚名 

2017 NOV「死海不死」

A1

A Gorgeous Trip To Dead Sea

01

#死海不死,却忘记带报纸#

不知道现在小学生的课文里还有没有这么一篇文章,如果我有孩子,六年级之前我会带她死海漂浮一下,然后开学的时候,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她可以很得瑟的拿出自己的大长腿漂浮照片秀给同学看。

耶路撒冷出发从东50公里,就到了死海的最北端,沿着90号公里一直向南,公路两边是茫茫的戈壁山丘,寸草不生,温度也直线上升,开出去三小时,一个人影儿也没有,左手边是钴蓝的死海,右边是毛都不长的戈壁悬崖,然后正中间一条直直的看不到头的公路,这种路走的人有点头皮发麻,加上低海拔低气压,高温,人有点胸闷气短,呼吸困难,耳鸣,耳朵疼。我查了下海拔表,负386米。想想今年也是凑巧,我上过海拔5100的世界屋脊,也降到负380的地球肚脐眼儿,人生的高高低低,不过是一时的胸闷气短呼吸困难,不用太在意。

这回看到死海,学了一词儿-“钴蓝”,由于死海地处洼地,深陷在峡谷里,无风无浪,加上死海水的含盐度极大,死海里和方圆几公里没有任何生物,即便他是一潭死水,也没有任何微生物或者植物的蔓延,让水质变坏,所以死海既平静又干净,加上阳光的折射,就形成了这种独一无二的“钴蓝”色。我理解,“钴蓝”就是形容这种异常平静的,没有任何波澜的,但是却非常通透的蓝。

走进死海,轻松躺下,就能自然漂浮起来,将身体放松,就能完全平躺在水面上。小时候受语文课本的祸害不浅,一定要拿本书躺死海上看并且拍照,才算完成在这个景点的任务。

死海水浸泡过的皮肤非常滑溜,原因是海水中含有大量的矿物质,能起到滋润皮肤的作用。

A2
 
A3
 
A4
 
A5
 
A6
 
A7

02

#最北端的共产主义大妈和最南端的和谐社会大叔#

去以色列之前,我在中国偶遇了一位在三峡旅游的以色列大妈,帮她翻译了几句,彼此留下email也就作罢,她回去后给我写了email,我礼貌性回复她告知我将去以色列旅行的计划,她强烈要求我去戈兰高地旅游并与她见面。到达以色列之后,我跟她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她表示将开车带我们上戈兰高地。我本以为一块见面喝个咖啡就完事了,没想到热情的大妈坚持要开车带我们上戈兰高地参观,还邀请我们去她家参观,因为她们所在的社区便是以色利政府典型的基布兹社区,看过晓说的人都知道,基布兹社区是以色列的一种集体社区,过去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现在也从事工业和高科技产业。

基布兹的目标是混合共产主义和锡安主义的思想建立乌托邦社区,社区里的人没有私有财产,工作没有工资,衣食住行教育医疗都是免费的。外人可以自愿加入基布兹,里面的成员也可以自愿退出,退出的时候可以领到一笔退出费以回报对社区的贡献。时至今日,基布兹社区已经没有那么严格的遵循一切共有的社会形态,几乎仅仅是住在一个管理完善的社区的居民而已,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工作,孩子可以自行选择在私立或者公立的学校接受教育。基布兹仅仅维持了他的生活社区功能。(以上仅是我看到的基布兹的现状,不能说明他真正的官方定义)。

戈兰高地位于以色列最北端,与叙利亚和黎巴嫩接壤,站在戈兰高地上,上坡下就是战火纷飞的叙利亚,现在戈兰高地游联合国联合部队驻军把守。全副武装的联合国大兵和废弃的壕沟,坦克,让来自和平地区的我们心惊胆战,好像战争刚刚过去,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

特别感谢萍水相逢的以色列大妈带我们玩了一整天,驾车来回四五十公里,带我们参观,还带我们去了镇上唯一的亚洲餐厅,吃到了我出门一周以后第一顿米饭。

A8
 
A9
 
A10
 
A11
 
A12
 
A13

以色列北端与黎巴嫩,叙利亚接壤,东部与约旦有长长的国境线,南端深入红海,并与埃及接壤。

最南端城市埃特拉,从这里过境去约旦可以落地签且人少检查盘问不繁琐。

开车到埃拉特看一眼红海也是此次行程的一部分。埃特拉与约旦和埃及接壤,红海也在这里又个小小的海湾。由于我的指挥错误,从停车场出口碾压进去,只听噗嗤一声,屁股下沉,感觉轮胎迅速下陷。四个轮胎扎了仨。红岸边的正午午,阳光暴晒,一个人都没有,我俩也像轮胎一样泄了气,坐在车里不知所措。给AVIS救援一遍一遍打电话也一直没人接听。一辆小SUV经过我们面前,司机大叔看到我们的车前胎全瘪,两人一脸懵逼坐在车里,他主动过来问是否需要帮忙修车。他说,他的朋友开修车厂的,来修的话比让AVIS救援来便宜巴拉巴拉,他给他朋友打了电话,问换三个胎多少钱,价格听起来还比较合理,我们便请他帮忙联络修车。等修车师傅来的时候,大叔从口袋掏出糖果和他的名片给我们,原来他是做酒店卫生间洁具销售,刚从酒店谈完生意出来。 还说candy(糖果)是他的名片,当他初次与人见面,破冰的利器就是candy,所以江湖人称candy大叔,聊了不到二十分钟,修理厂的老板带了个黑人助手开车过来了,他们查看了轮胎,告诉我们需要把三个坏轮胎拿回修理厂更换,一个小时后回来换上新轮胎。我们可以回酒店等。一个多小时后,修车师傅过来装好轮胎,我们付了三百美金,一切正常。没有额外故事,我们顺利在埃拉特的AVIS店还车。

从30号到7号,从特拉维夫出发,最北开到戈兰高地,然后一路南下,到南端埃特拉,总计一千多公里,心里也小有成就,最北端的Judy大妈和最南端的candy大叔,真的都帮助我们太多,以下省略300字感谢信。

A14
 
A15
 
A16
 
A17
 
A18
 
A19

埃特拉是以色列的最南端,红海的入海口

03

#躲过了马爸爸的双十一,没躲过约旦的高物价#

去约旦之前我还蛮期待的,一直在琢磨只在约旦呆一晚是不是有点少,时间够不够逛。结果后来事实说明,约旦的景色美则美矣,但是旅行体验极次,所有景区根本谈不上什么景区建设和管理,又脏又臭,当地贝都因人靠着这点自然风光历史遗迹乱收费瞎宰客。幸亏我听Judy大妈的建议,找了司机包车逛约旦。第一天早上七点多就从埃拉特的边境过关,以色列这边交了210谢克尔的离境税,给我们两张带条码的离境税票,就顺利出了以色列,出关口时有海关机器扫离境税的条码,为什么我特意记录这个离境税票,因为以色列的税票是机器扫码的,而约旦的就是一张两联的破纸片,检查时,海关撕掉其中一联,两国的经济状况差异可见一斑。过了马路就进了约旦,先安检,行李安检的小破屋子还不如北京地铁站的安检处,一排破破烂烂的窗口等着办落地签,海关的人叽叽咕咕的说了一通,让我填了一张表,然后在纸上给我划拉,大概意思是如果只住一晚要交40块JD的签证费和10JD的离境税,如果住两晚以上就不用交签证费了,然后去佩特拉玩的话,可以减免20JD门票巴拉巴拉。我说我就一晚,要去佩特拉,然后正准备掏钱,他给我的护照贴了个小票就让我走了。没交钱,他那个意思好像是离境时交,因为他一直在说departure,departure!

出了约旦海关就看到我们包车的司机小周,小周是在安曼上学的留学生,学阿拉伯语的。

第一站,月亮谷,去约旦之前可以回顾下《火星任务》,马克达蒙主演的,就是这里取景拍摄的。月亮谷几乎是一片沙漠,沙漠中有岩石小山丘,月亮的沙子金黄细腻,脱了鞋走上去有点烫脚,看远处沙丘,又呈一片绯红,那一抹绯红,特别像一位小麦肤色的姑娘被炙热的阳光灼伤过的脸颊。可能这种绯红的荒漠跟火星表面一样吧,所以选择这里作为取景地。

进月亮谷需要租吉普车,如果只是匆匆一瞥看个热闹大约两三个小时就能出来,有那种极度越野爱好者,还在沙漠深处住一晚贝都因人的帐篷,光这寸草不生的沙地就可以玩两天。听说晚上在透明顶的帐篷里看璀璨星空特别惬意。

到了约旦手机里以色列的电话卡没信号,正好,躲过双十一,省得回去剁手了。

以色列约旦的11月实行冬令时,五点钟天就全黑了,我们四点多进佩特拉刚走到西克峡谷,觉得光线就有些昏暗了,担心出来的时候天黑危险,只好往回走。早知道晚上节目的“佩特拉之夜”也是同样的道路走进去,就不该浪费体力溜达这1小时。晚上八点半,夜晚的佩特拉一片漆黑,沿着小路摆设的蜡烛作为指引的路标,白天的游人如织,驴啊马啊都消失了,只剩下去看节目的游客三两成群边聊天边摸黑赶路。讲真,如果都不啃声默默的走路,我还真有点害怕,因为太黑了。

佩特拉之夜所谓的节目绝对坑爹,但是漆黑一片的夜里在摇曳着烛火的峡谷里走一走,却别有一番情趣,特别适合情侣,大概功能跟约刚交往的女神看鬼片一样。

第二天一早踩着朝霞进佩特拉,逛到中午又热又晒,来回徒步至少十公里,峡谷里寸草不生,没遮没挡。那些卖的瓶装水,全是当地贝都因人自己灌的,不敢喝。

佩特拉整个古城最著名的就是排名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卡兹尼神庙(Treasure),也就是昨晚上演佩特拉之夜的地方,从景区入口步行进去大约40分钟。通往神庙的西克峡谷(蛇道siq),是一条蜿蜒在高耸的岩石陡壁之前的通道.粉红色的颜色在阳光的照射下,不同角度折射出各种斑斓的光芒,酷爱摄影追逐光影的大师们可以在这里谋杀很多胶片。走到蛇道的尽头,豁然开朗,伟大的,精美绝伦的卡兹尼神庙赫然眼前,公元前4世界的建筑保留至今,廊柱上方的镂空卷帘雕刻依然清晰可见,其工艺之细致,结构之完美,整个神庙与山体浑然一体,你真的不敢相信他已经矗立在那几千年了。几千年前的工匠已经有如此高超的技艺在绝壁上开凿这样一个建筑结构完美的宫殿,不知道是否借助了神力呢,果然不负盛名。

如果搭乘马车进来,就只能止步于此,剩下的路途可以靠徒步或者骑小驴子。剩下的景点是大片的开凿上山石中的墓葬群,在当时可容纳8500聚集的罗马剧场,最深处是修道院。全部仔细浏览完大约需要两天时间,如果借助马车和小驴子,一天可以来回全程。

中午出来后直接赶往约旦中部过境回以色列,从佩特拉开车到中部关口,近5小时路程,公路两边是一望无际的荒漠,和散落在荒漠里的村庄,随风飘舞的塑料袋,一路上想找个厕所或者休息站都没有,这些都让人对这个国家产生不了什么好感。

在约旦,景区里根本谈不上什么管理,一条破烂的石子路,徒步的,坐马车的,骑马的都在一起,全程弥漫着浓浓的马粪味和尿骚味。马车来回五公里要40JD另外还要10JD小费。为了节省时间,贝都因马夫驾着马车飞驰穿梭在步行的游客中间,马车简陋,没有护栏,分分钟要把我甩出去。卡兹尼神庙前也被贝都因人霸占,牵着骆驼,要你骑骆驼照相,最佳角度都被霸占了,只好骑上脏兮兮的骆驼拍一张,不然找不到好位子拍照。

景色最美,但是旅游体验不佳,而且非常昂贵,包车两天近700美金,门票60JD,马车50JD,两天只吃了一顿饭20JD,买水大约20JD,过关时,离境税20JD,因为带了两只行李箱,被莫名其妙收了17JD。要知道1JD差不多10块人民币,短短两天就花了差不多快8000人民币。我欲哭无泪,约旦没有网络,我没法淘宝,躲过了马爸爸的双十一,却没躲过约旦的高物价。

A20
 
A21
 
A22

A23
 
A24
 
A25
 
A26
 
A27
 
A28
 
A29
 
A30
 
A31
 
A32
 
A33
 
A34
 
A35
来源: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