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记之八千里路云和月(二)

来源:三峡夷陵旅游网 作者:佚名 

三峡大坝建成后,就一直想找个机会去看看。虽然于水利建设等,我完全是个门外汉,但凭直觉,我总觉得大型的水利建设不是什么一劳永逸的好事,上游泥沙的淤积,蓄水区域对生态的破坏,特别是巨大的蓄水量对地质构造的影响,凡此种种,当然,此等国家大事,自有个子高的人顶着,我等升斗小民用不着瞎操心,也轮不到你操心。

从张家界出来,沿长张高速、二广高速、岳宜高速,直奔宜昌。网上订的民宿,实际上是间酒店公寓,和店主根本不打照面,他告诉你地址和密码锁密码,就一切OK了。酒店在江边上,27楼,一处不错的江景房,宜昌长江段一览无余,早晨居然能看到一轮红彤彤的日出。楼下海底捞、沃尔玛等一应俱全,对面就是长江三峡游客中心,很是便利。

我选择的是车去船回,从游客中心出发,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到达长江三峡大坝,游玩了坛子岭、185观景平台和截流纪念园。说实在的,与我想象中的相比,大坝并没有那么的宏伟壮丽,也许其巨大的工程量都隐藏在水下和地层深处,面上的只是冰山一角,听导游讲,光是挖掘船闸开挖的土石,就足以围绕地球好几个圈,可见其工程量之大。我挺好奇船是如何过五级船闸的,近距离观察了一番,总算搞明白了,给我的感觉是,大自然是神奇的,而人类更是伟大的!来到截留纪念园,可以近距离正面看看大坝,中间是泄洪孔,左右是发电站,据说,开闸泄洪的时候,那种雷霆万钧的恢弘气势,是无比壮观和令人震撼的。

G1

回游客中心乘坐长江游轮,经过西陵峡。李白曾有诗云:“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从三峡大坝到葛洲坝是下水,江水清澈,船行甚速。江面碧波荡漾,游轮拖着一道长长的水迹,逐渐消散在远方;游轮两边,奇峰突起,仪态万千,张飞擂鼓台、明月湾尽收眼底。毛公山恰似一尊主席卧像,安卧在“一江万里独当险,三峡千山无比奇”的黄牛山顶,当年他老人家曾在此畅游长江,并挥毫写下了“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的豪迈诗篇。

G2

G3

船过葛洲坝,体会了一把船是如何过船闸的。葛洲坝船闸只有一级,而三峡船闸有五级,是世界上最大的船闸,全长6.4公里,主体闸室部分1.6公里,船闸上下落差113米,船舶通过船闸要翻越40层楼房的高度,相比之下,葛洲坝就是小儿科了,但船过闸门的道理是一样的。进闸室后,关闭闸门,开始放水,等水位下降到与下一级闸室平齐后,打开闸门,把船开进下一个闸室,再放水,依次下降到下游江面,上水则是相反,注水升船,渐次抬高。

G4

G5

回到酒店,夜眺长江,灯火通明,江面上,一艘游轮发出五彩斑斓的光芒,耀眼的光柱撕开了暗夜的天幕。历史上,这里发生了许多足以改变天下的大事。宜昌古称夷陵,三国时期的夷陵之战就发生于此,陆逊火烧连营八百里,刘备托孤白帝城,此战过后,蜀(汉)一蹶不振,任诸葛亮三头六臂也无力回天;抗战时期,这里也发生了惨烈的宜昌保卫战,张自忠殒命于此,日军铁蹄也止步于宜昌,未能继续西进,保住了西南的半壁江山。

G6

来源:今日头条